工會新聞
首頁 > 工會新聞 > 關愛農民工

異軍突起的農民工詩人

作者:    文章來源:桂工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1 09:29:46.0    我要評論( 0 )

 
 
 
 

  農民工也能成為詩人嗎?答案是能。如今,隨著網絡的發展和農民工群體文化水平的提高,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詩人走入大眾的視線。詩歌,這種在我國擁有悠久歷史的、以高度凝練的語言抒情言志的文學體裁再度引起關注。

  異軍突起的農民工詩人正用他們的文字和力量,逐漸改變社會對農民工群體的固有認知。這些農民工詩人用他們的筆,書寫著他們在異鄉工廠的人生際遇,記敘他們生活中的點滴,用詩歌寄托他們對人生的憧憬和想象,用文字傳達他們內心的情感,并逐漸成為文壇上不可忽視的一股新生力量。

  1、聚光燈下的農民工詩人

  2017年1月,吳飛躍導演的紀錄片《我的詩篇》在中國大陸上映。這部紀錄片由眾籌推動進入院線公映,講述了彝族充絨工吉克阿優、叉車工烏鳥鳥、制衣女工鄔霞、爆破工陳年喜等6名農民工詩人的故事。這部紀錄片斬獲了第1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最佳紀錄片的好成績,在第52屆金馬獎上,它入圍了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剪輯。

  紀錄片《我的詩篇》讓農民工詩人走進人們的視線。人們翻閱媒體報道,這才發現原來農民工詩人已在文學領域取得了不可小覷的成績。

  湖北人郭金牛長期在廣東深圳、東莞打工。2012年,他不經意貼到論壇上的一組詩歌引起了網友的圍觀,創作熱情因此激發。他的詩歌從出租屋走向了第四十四屆鹿特丹國際詩歌節、國際華文詩歌節、首屆中國金迪詩歌獎,瑞士、德國多家知名報刊刊發他的詩作。此后,郭金牛還出版了詩集《紙上還鄉》。

  上世紀80年代初,正是我國現代詩的黃金年代,當時只上了一年高中就輟學回家干起木匠的楊成軍逐漸愛上了詩歌,并開始嘗試寫詩。他沒有想到自己的人生軌跡會因為寫詩而發生改變。在那之后,楊成軍外出務工,輾轉多地,始終沒有放棄寫詩。楊成軍為參加一個文學創作比賽而投寄的詩作《天空下》被一本當代愛情詩選《愛情自白》收錄,這大大激發了他創作詩歌的信心。2012年,楊成軍參加電視節目《中國達人秀》,憑借原創詩歌《哥們兒,別想家》成功晉級,他朗誦詩歌的視頻被網友點播10萬多次。楊成軍成為了草根明星的代表,不僅和出版社簽署了出版詩集的合同,還成為了長春市作家協會的會員。

  紀錄片《我的詩篇》主人公之一的烏鳥鳥,他創作的《狂想》系列詩歌獲得了第二屆國際華文詩歌獎三等獎。爆破工陳年喜的詩歌多次發表在文學刊物上,也獲得過一些獎項,其中一首描寫他爆破生活的《炸裂志》在網絡上廣為流傳,甚至讓他獲得了“炸裂詩人”的稱號。

  隨著網絡的發展和農民工群體文化水平的提高,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詩人走入大眾的視線。詩歌,這種在我國擁有悠久歷史的、以高度凝練的語言抒情言志的文學體裁再度引起關注。

  2、農民工詩人的成長與崛起

  農民工詩人的異軍突起,起源于上世紀70年代農民工潮的背景之下。當時,隨著中國改革開放與經濟的發展,神州大地工業化、城市化的大潮不斷興起,我國億萬農村的剩余勞動力進入城市務工,他們背井離鄉涌向廣州、深圳等產業經濟迅速發展的沿海城市,形成了農民工群體。在他們當中,極少數有一定文化素養和文學興趣的農民工,開始書寫他們在異鄉工廠的人生際遇。

  農民工詩人的出現與成長,和他們所處的時代背景、自身文化素養、文學興趣密不可分。

  楊成軍成長于中國現代詩的黃金時代,那是一個不讀詩無以言的時代。從高中輟學的楊成軍深受詩歌文化的熏陶和感染,一邊在村里做木匠,一邊用業余時間創作詩歌。

  陳年喜的老家在陜西省商洛市丹鳳縣桃坪鎮金灣村,距離最近的縣城有50多公里,至今仍是較貧困窮苦的地區之一。但那也是一個有文化的地方。在陳年喜的記憶里,父親那輩人都能唱秦腔、孝歌一類的民間小調,民間詩歌文化的烙印深深地打在了陳年喜的骨子里。1987年,陳年喜高中畢業后外出打工,與此同時也走上了寫詩的道路。

  2003年前后,我國著名詩人、詩歌評論家秦曉宇第一次關注農民工詩人群體,但當時的優秀農民工詩人和詩作的數量太少。10年后,秦曉宇發現農民工詩歌已經逐漸成熟,農民工詩人群體也真正成為了一種文學現象。

  秦曉宇介紹,在2013年以前,他只知道10多個農民工詩人的名字,讀過他們的一點作品,僅此而已。后來,秦曉宇擔任一家網站詩歌獎評委,網上投稿沒有門檻,一時間稿件井噴,其中相當一部分都出自籍籍無名的打工者之手。正是這次擔任評委的經歷,讓秦曉宇開始注意到農民工詩人的崛起。

  在農民工詩歌的飛速發展和農民工詩人的異軍突起中,網絡的作用至關重要。在網絡普及以前,農民工詩人的創作大多停留在獨自欣賞或家人欣賞的階段。妻子董海霞是楊成軍詩作的第一個讀者,也是他很多詩歌的唯一讀者。很多時候,靈感爆發的楊成軍躲在宿舍的被窩里,用手機寫好詩歌后發給董海霞,董海霞都會第一時間回復短信鼓勵他繼續創作。

  當網絡發展之后,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詩人將自己的詩作貼在網絡上。網絡給農民工詩人創作提供了自我教育、互相切磋詩藝、展現自我才華的平臺,也正是因此,農民工詩歌創作得到飛速發展。

  陳年喜、郭金牛等人的詩作,也正是通過網絡走入大眾的視野。在網絡的平臺上,陳年喜開始熟悉詩人鄭小瓊,通過閱讀他人的詩作、互相交流切磋,使得陳年喜的詩歌創作水平進一步提高。鄭小瓊出身四川貧苦農家,先后在模具廠、玩具廠、磁帶廠、五金廠務工,她的詩歌真正寫出了生產線上女工的命運,是這個時代流水線工人的真實寫照。

  3、農民工與詩人的雙面人生

 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,農民工與詩歌的距離幾乎相隔萬里。很多人都非常好奇,他們為什么要堅持這樣一件事情?

  陳年喜說,生命并不是邏輯的,盡管它有邏輯的成分在。“再低微的骨頭里也有江河,我寫,是因為我有話要說。”

  在詩人的身份之外,他們也是農民工,需要承擔養家糊口的工作。當靈感來襲時,他們會想盡辦法利用身邊的事物將只言片語記錄下來,等工作結束后再做整理。彝族詩人吉克阿優在廣州服裝廠做充鴨絨工,他通常在工作中見縫插針地寫作,如果碰上領導檢查,他就將詩稿塞進鴨毛堆里,或者貼在縫紉機上或燙臺上。陳年喜則是將靈感記在小紙片或香煙盒上。

  農民工詩人所寫下的詩歌,幾乎都帶著深刻的時代烙印和悲情色彩,詩作的靈感多半來源于他們日常的工作生活。

  “早晨 頭像炸裂一樣疼/這是大機器的饋贈/不是鋼鐵的錯/是神經老了 衰弱不看/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/它堅硬 鉉黑/有風鎬的銳角/石頭碰一碰 就會流血/我在五千米深處打發中年/我把巖層一次次炸裂/借此 把一生重新組合/我微小的親人 遠在商山腳下/他們有病 身體落滿灰塵/我的中年裁下多少/他們晚年的巷道就能延長多少……”這首《炸裂志》是炸裂工陳年喜的代表作,沒有人知道這篇詩作誕生于一個清晨,前一天夜晚,陳年喜剛剛接到弟弟的電話,他的母親查出食道癌,晚期。陳年喜說,他恨不得立刻飛奔回去,但家里最需要的不是他,而是錢。

  2014年,陳年喜在一次爆破中發現自己的耳朵聽不到聲音,“那天是一個分界線,我再也不能從事爆破工作。”爆破工作對身體素質要求很高,耳朵聾了,意味著陳年喜聽不到工具敲打巖石發出的聲響,無法判斷要打幾個眼、放多少炸藥。陳年喜說,不能從事爆破工作后,感覺自己什么都不會了,他一生的技術都在爆破里。他后來在《耳聾記》里寫道:“路過的那個人/那天剛過四十四歲/更不知 那人此一去再也沒有回來/那一天是他一輩子的最后時光/那一天之后/他活得何其漫長。”

  郭金牛曾在富士康打過工,當年富士康十三連跳事件震驚全國,其中一名輕生的工友,恰好與郭金牛認識。于是,郭金牛為他寫下了悼亡詩《紙上還鄉》,結尾這樣寫道:“紙上還鄉的好兄弟,除了米,你的未婚妻/很少有人提及/你在這棟樓的701/占過一個床位/吃過東莞米粉。”

  高中沒畢業就出來打工的唐以洪,在外漂泊多年。一次他回家探望老人與兒子,兒子怯生生地躲在奶奶身后,這讓他無比感慨。他的詩作《好像我就是他父親》里描述,“怯生生地打量我,好像我不是他的父親”,跟兒子一起玩耍的鄰家小孩卻一直圍著他打轉,“好像我就是他的父親,直到天黑都不肯回去。”

  秦曉宇評論說,這樣的詩,迥異于流行的文學風尚,極具經驗厚度和情感強度,讓他驚異與感動的同時也意識到,在當今詩壇之外,可能存在著一片詩歌的藍海。

  4、農民工詩人之惑

  秦曉宇認為,在這些農民工詩人的筆下,很少有某種“鐵肩擔道義”“我以我血薦軒轅”的崇高感或殉道感,在他們的自我認知里就是一個卑微的、普通的打工者或弱勢群體中的一員。

  陳年喜多年前在山東招遠打工時,認識了自己的副手、山東人牛二,一個當時只有36歲,看起來卻像是50多歲的人,苦苦支撐著自己的家庭。當時的礦井工人是孤獨的,這些經歷和工友讓陳年喜有了更深的感觸。“我接觸了那么多的工人,看起來都是肉身卑微的人,但面對社會和命運都有自己的思想。他們只是發不出聲,但他們的內心流動著,激蕩著人生的理想。”

  吉克阿優在機器的咆哮聲中尋找詩意,對他來說,加班是一首詩,生產指標是一首詩,流水線也是一首詩。

  在某種程度來說,農民工詩歌本質上就是創傷寫作。除了表現貧寒勞苦的城市底層生活,其最經常出現的兩大主題就是在工廠里的勞動,以及和故鄉有關的隱痛、哀愁。

  以創傷來寫作,使得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詩人開始反思農民工群體的未來和命運處境。鄭小瓊認為,“農民工并不是工人。”她說,農民工本質上還是從事工業生產的農民,同樣是寫工業流水線,舒婷的《流水線》和農民工筆下的流水線,從情感與溫度上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在她看來,農民工與工人雖然操作同樣的機器,但是在以工人身份寫的詩歌當中,礦井是自己的,有著自豪感,但以農民工身份寫的詩歌中,現實中的一切都是別人的,他們是漂泊的,無法在這座城市扎根。“這些真實的感受會投影在他們的詩歌當中。”

  秦曉宇持不同意見,“農民工與傳統工人有巨大差別,但農民工也是工人。他們的情感是明明生活在這座城市,卻又不能屬于城市的悲情感,正是這種切身感受,催生了‘在底層’和‘為底層’的寫作立場。”

  在詩歌史上,身份有時是重要的詩歌契機,詩人的特殊身份往往會為詩歌帶來新的經驗、題材、風格,甚至催生新的詩歌類型,如邊塞詩、田園詩等。“跟純文學作家或關注底層的知識分子作家不同,農民工詩人書寫的是他們生存于斯因而時刻體驗的世界。”秦曉宇說。

  結語:農民工詩人從來不是在高雅的文學實驗室里進行創作,他們的詩歌萌生于被現實逼出的靈感,這些詩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,是具有生命力的。這些詩歌不僅讓人正視農民工群體的文學創造力,讓人深刻體會農民工群體的處境,更是當今中國文壇上不可小覷的新興力量。

[編輯:梁恩瑞 ]
分享到: 更多
相關文章
暫無符合條件的文章
文章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點擊查看
發表評論
姓名: 驗證碼:
點擊排行
推薦文章
最新文章
  • 人物專題:地鐵工地項目部的廚師夫妻 ·人物專題:地鐵工地項目部的廚師夫妻
  • 壓歲錢里的法律問題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,壓歲錢也開始水漲船高。春節期間,有的孩子..
  • 桂工網視第161期:邱小平率全總慰問團到我區開展送溫暖活動 ·邱小平率全總慰問團到我區開展送溫暖活動
    ·陳剛率領慰..
  • 職工心聲:用正能量打造給力年會 歲末年初,各種堆積的工作總結、年終盤點讓不少職場人士焦頭爛額..
桂工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Copyright 2013-2018 by www.qkcrmm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新聞熱線: 0771-5851935 廣告熱線: 0771-5832306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許可證 許可證編號:4510020130001 桂ICP備12000277號
桂公網安備 45010502000061號
廣西工會微信 桂工網微博二維碼 桂工網職工在線 桂工網職工在線
单机斗地主破解版无限金币